您當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肅網  >  慶陽  >  寧縣

長眠他鄉72載,寧縣籍烈士劉玉俊與親人終“團聚”

 2021/11/18/ 15:40 來源:隴東報 記者 陳思

長眠他鄉72載,寧縣籍烈士劉玉俊與親人終“團聚”

  記者 陳思

  劉玉俊,1926年出生于寧縣平子鎮半坡村,18歲離家參加革命。1949年6月1日,時任永壽縣渡馬區委書記的劉玉俊,為了給前線募集擔架和馱騾,在馬坊鎮張家廟村遭國民黨軍馬繼援部包圍,突圍時不幸犧牲,年僅23歲。

  2021年,在陜西省咸陽市永壽縣人民檢察院及永壽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為烈士尋親”活動的助力下,苦尋烈士遺骸70多年的親人們找到了劉玉俊的埋葬地。長眠他鄉72年的寧縣籍烈士劉玉俊終于和親人們“團聚”。

  出門正青春 歸來英雄魂

  “找到三叔,我們家幾代人的心愿都了了。”劉玉俊烈士的侄子劉生彬說。

  從剛記事起,劉生彬就常聽父親說起三叔劉玉俊,三叔小名叫印群,家中兄弟姊妹五人,他年齡最小,自幼聰明好學、心地善良、孝敬父母、為人正直,早年曾在故鄉村學教書。

  當年,劉生彬的父親劉玉英和村里的青年先后參加革命游擊隊,劉玉俊深受影響。

  1944年,劉玉俊與大哥劉玉英在一片麥地里發現槍支等武器,立即通知當地游擊隊將武器運走。事后,國民黨保安隊尋至劉玉俊家中,準備逮捕劉家兩兄弟。劉玉英熟悉村里地形,發現保安隊進村時,緊急掩護劉玉俊逃走,而他自己不幸被抓,被關押在國民黨正寧縣保安大隊駐地牢房。劉玉英被關押后,家里人想方設法變賣耕牛,試圖將劉玉英贖回,但國民黨保安隊頭目不僅收下所有錢財,還多次敲詐勒索劉家人,始終不肯放劉玉英回家。劉玉英在獄中被囚8個月后,設法逃出牢房尋找游擊隊歸隊,全國解放后,在寧縣當地參加了工作。

  劉玉英入獄后,劉玉俊主動找到家中族親劉永培,要求參加革命工作。時任旬邑游擊隊政委,帶部隊在寧縣、耀縣、彬縣、淳化縣一帶駐防的劉永培介紹劉玉俊到彬縣附近開展工作。劉玉俊有文化,思想覺悟高,在對敵斗爭及人民工作中不斷成長,擔任了中共永壽縣渡馬區委書記,在渡馬一帶深受群眾愛戴?删驮趧⒂窨⒓痈锩牡6年,“渡馬事件”發生,劉玉俊不幸犧牲。

  據永壽縣人民政府提供的資料記載,1949年6月1日,因國民黨常寧鎮二保保長楊安娃告密,劉玉俊等人在永壽縣張家廟村與國民黨軍馬繼援部遭遇。由于敵我雙方力量懸殊,渡馬區政府工作人員武秉文當場犧牲,區長曹俊儒負傷跳溝,敵人連續向溝底扔下兩顆手榴彈,所幸曹俊儒被卡在半空中的崖壁上,幸免于難。副區長郭振東被敵人追到郭門溝里,在搏斗中犧牲,時任渡馬區委書記的劉玉俊和武工隊長周宏太被俘,敵人撤退時將劉玉俊、周宏太殘忍殺害。在這起被稱為“渡馬事件”的慘案中,劉玉俊英勇犧牲,劉玉俊的家人得知消息后,輾轉多方,奔走數年,未找到劉玉俊遺骸。

  人去骨難尋 親友懷忠魂

  據劉生彬說,性格剛強的父親在世時每次提及三叔,總是悲痛難抑,涕淚俱下,祖父母因思子心切,積郁成疾,早早離世。在劉家祖輩幾代人曾居住過的半坡村,當年幾乎人人都知道劉家的這些事:劉家小兒子印群犧牲在外,老母親終日以淚洗面,兒子離世兩年就不幸病逝,而與劉玉俊定親的姑娘,在他犧牲后10年未嫁。

  劉玉俊犧牲后,找不見遺體成了家里幾代人的心事。按照寧縣當地風俗,劉玉俊參加革命英勇犧牲,入了烈士英名錄,是光宗耀祖的英雄,可以歸葬祖墳、載入族譜。但明知劉玉俊犧牲在永壽縣渡馬一帶,就是打聽不到遺體的具體下落。

  “爺爺奶奶去世的時候,都交代一定要找到三叔,可直到我父親和二叔去世,都沒能找到。”劉生彬說,三叔遺骨無下落,讓家中兩代親人臨終前都無法瞑目。父親和二叔劉玉瑞相繼去世后,劉生彬的大哥劉生凱也找了好多年,劉生凱臨終前幾個月,不顧病體虛弱,驅車前往永壽縣渡馬鎮,站在渡馬鎮的一處橋邊,忍不住放聲大哭。1975年,因工作前往蘭州的劉生彬,找到了曾與劉玉俊一起工作過的雷平。時隔幾十年,提到劉玉俊,雷平仍痛惜不已,但他對劉玉俊最后的印象,就是聽到劉玉俊犧牲的消息,再無其他線索。

  劉生彬聽父親說過,最初傳回家里的消息說劉玉俊犧牲在彬縣東塬上某個鄉鎮,是在窯洞里開會時被敵人包圍殺害的。“當時找到過幾個跟我三叔一起工作過的戰友,還有當年在彬縣、永壽一帶工作過的同事,他們都知道我三叔遇害的消息,但都說遺體應該找不到了。”劉生彬說,父親曾聽三叔當年的戰友及同事說,當年國民黨胡宗南與青海馬步芳、寧夏馬鴻逵聯合,圖謀奪取咸陽,馬步芳部隴東兵團5個師由馬繼援指揮,就在永壽集結。那一時期,彬縣、永壽一帶對敵斗爭及敵后斗爭形勢嚴峻,馬繼援部對共產黨員及當地群眾迫害屠殺,手段極其殘忍。劉玉俊犧牲于1949年,找了幾十年的劉家人苦尋無果,只能將這份痛楚隱藏心底。

  撥疑尋蹤跡 鄉老守英靈

  本已放棄尋找劉玉俊遺骸的劉家親屬們不曾想到,會有一群人專門為烈士尋親,讓尋找劉玉俊烈士遺骸的信息日漸清晰。

  2021年6月,永壽縣人民檢察院干警在尋訪“渡馬事件”革命遺址時,得知遺址旁玉米地里埋葬著烈士,但經實地查看,這處烈士墓地周邊無任何紀念牌和保護設施。隨后,永壽縣人民檢察院第一時間向咸陽市人民檢察院進行專題匯報,成立專案組開展尋訪保護工作。經過對“渡馬事件”相關史料反復查閱及對永壽縣馬坊鎮耿家村村民進行走訪,永壽縣人民檢察院干警得知,玉米地里的墳墓埋葬的正是在“渡馬事件”中犧牲的劉玉俊。

  據永壽縣烈士英名錄記載,“劉玉俊烈士,男,1923年生,中共永壽縣渡馬區委書記,籍貫為甘肅省新寧縣,于1949年4月在渡馬事件中被馬匪殺害。”檔案記載的信息僅限于此,后來經永壽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和永壽縣人民檢察院雙方調查考證,劉玉俊犧牲時間應是1949年農歷五月初五,陽歷6月1日。

  得到信息的工作人員從耿家村當地群眾口中得知,當年劉玉俊被馬繼援騎八旅三團匪兵抓住,本來綁在馬尾后,準備拉去蘭州領賞,可是還沒離開村子就發現有游擊隊前來營救,“青馬”匪兵隨即開槍將劉玉俊及其戰友殺害,劉玉俊胸腹均中槍,倒伏在地。“青馬”匪兵離開后,耿家村群眾發現劉玉俊尚未死亡,但傷勢極重、流血不止,他對村民說自己口渴。在場查看劉玉俊傷勢的村民中,立即有人回家燒水送來,但奄奄一息的劉玉俊喝下一口水后便去世了。之后,與劉玉俊一同犧牲的同志中,屬當地籍貫的,被家中親屬運回家中安葬,而劉玉俊這位“外鄉人”被耿家村村民安葬在村里的空地中。

  今年8月,永壽縣人民檢察院及永壽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工作人員組成調查尋訪工作組,帶著劉玉俊烈士的信息來到甘肅省慶陽市寧縣進行調查。在寧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的協助下,調查尋訪組工作人員查閱甘肅省烈士英名錄和《慶陽英烈》后,查到了劉玉俊烈士的信息,但記載的出生年月、犧牲地以及犧牲時職務與永壽縣烈士英名錄記載信息不符。調查組工作人員重新仔細翻閱甘肅省烈士英名錄,并找出與劉玉俊姓名相近的3位烈士信息比對發現,這三位烈士不論年齡、犧牲地點以及犧牲時職務都相差較遠,隨后予以排除。

  調查尋訪組工作人員經過商討分析,認為劉玉俊來永壽工作前有可能在長武縣工作過,后來編印烈士信息時沒經過嚴格考證登記有誤。為了解開疑問,調查尋訪組前往甘肅省烈士英名錄記載的劉玉俊烈士家鄉,即寧縣平子鎮半坡村尋訪。

  在半坡村,調查尋訪組一行幾經輾轉,終于尋到了劉玉俊烈士的近親屬劉長忠。據劉長忠講,劉玉俊當年犧牲的消息,他曾聽父母說過,父母則是聽伯父說的,他的伯父正是介紹劉玉俊參加工作的劉永培。調查尋訪組從劉長忠處得到了劉生彬的聯系方式。從劉生彬口中,調查尋訪組工作人員得知,劉玉俊“屬虎”,應是1926年出生,犧牲時應為23歲,1944年逃離家鄉,是在族親劉永培安排下參加工作的。劉玉俊長期在彬縣、永壽一帶工作,犧牲前家里知道他擔任渡馬區委書記,劉玉英得到的劉玉俊犧牲的消息,是說劉玉俊犧牲在那一年的端午。尋訪至此,劉玉俊烈士的生卒年月、革命經歷、個人信息均已對上。

  承志慰英靈 浩氣終長存

  在劉玉俊烈士犧牲72年后,家中親人終于找到了他。由于革命年代許多人與事需要保密,劉玉俊在彬縣、永壽一帶工作生活的情形沒有太多記載,只能從耿家村村民口中得知。令劉生彬等親屬感慨的是,耿家村當地村民對劉玉俊的崇敬和惋惜之情,以長輩講述、晚輩聆聽的方式流傳了下來。按照寧縣風俗祭拜完劉玉俊墳墓之后,熱情厚道的耿家村村民紛紛上前與劉生彬交談,從他們口中,劉生彬得知了許多三叔生前的細節。在耿家村耿樹林、耿勤學等人的記憶里,家里老人提到“渡馬事件”犧牲的烈士,都傷心不已。

  “永壽人民真善良!耿家村的人真好!當時我三叔一個外鄉人,被青馬匪兵殺害后,沒人收斂尸首,是耿家村村民埋葬的。”劉生彬得知,解放后永壽當地村民、學生、黨員年年都要祭奠,三叔犧牲在端午節當天,耿家村里有位老人家每年端午都會帶著粽子到他墳前祭奠。

  在耿家村村委會會議室,永壽縣人民檢察院工作人員、永壽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工作人員、耿家村村民等與會人員和劉玉俊烈士親屬進行了現場座談。“渡馬事件”親歷者耿樹林、耿勤學兩位老人分別講述了1949年6月1日(農歷端午)“渡馬事件”發生時,劉玉俊烈士犧牲過程及附近村民安葬烈士的有關情況。烈士親屬們聽了有關情況介紹后深受感動,對當地黨委、政府及耿家村村民為烈士善后及烈士墓修繕保護所做的工作十分感激。在永壽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工作人員及當地群眾陪同下,劉玉俊烈士親屬一行13人前往永壽縣馬坊鎮耿家村祭奠劉玉俊。“我們非常感謝永壽縣人民檢察院和永壽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幫我們找到親人,他們幫我們實現了幾代人的心愿。”劉生彬說,雖然時隔72年之久,但墓地的修繕和保護卻很好,這與當地黨委、政府和耿家村村民愛黨愛國、崇敬烈士的高尚品行是分不開的。

  11月15日,劉玉俊烈士被遷葬于永壽縣革命烈士陵園,對于寧縣的劉姓宗親來說,幾代人的心愿終于圓了。已守護烈士墓葬72年的耿家村村民也了卻了幾代人的遺憾。“烈士犧牲這么多年,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埋在哪里,現在找到他了,將他遷葬到我們永壽縣革命烈士陵園,是一件好事。他是為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才犧牲的,我們守護過他,是我們的光榮。”耿樹林老人說。

版權聲明

為加強原創內容保護,日前,甘肅日報、甘肅日報報業集團各子報、甘肅新媒體集團各平臺已將其所有的版權統一授予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進行保護、維權及給第三方的授權許可。即日起,上述媒體采訪、拍攝、編輯、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圖片、攝影、視頻、音頻等原創作品,文創產品、文藝作品,以及H5、海報、AR、VR、手繪、沙畫、圖解等新媒體產品,任何機構、媒體及自媒體未經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許可,不得轉載、修改、摘編或以其他方式復制并傳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關內容,請致電0931-8159799。

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

舒兰市| 定边县| 治县。| 太谷县| 绵竹市| 如东县| 永春县| 垣曲县| 佳木斯市| 永兴县| 曲麻莱县| 华阴市| 武宁县| 宜春市| 宽甸| 志丹县| 临沂市| 金湖县| 济阳县| 教育| 开远市| 华亭县| 通海县| 手机| 六安市| 鄂温| 思南县| 临朐县| 通榆县| 容城县| 平定县| 清苑县| 奉化市| 夏津县| 英德市| 行唐县| 安徽省| 交城县| 红河县| 寻乌县| 建阳市|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