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肅網  >  慶陽  >  慶陽市

白衣天使 逆風綻放——記第48屆南丁格爾獎獲得者、慶陽市人民醫院重癥監護室護士長脫亞莉

 2021/09/08/ 21:32 來源:新甘肅 記者 王東 李峰 安志鵬 郭雅倩

  新甘肅·甘肅日報記者 王東 李峰 安志鵬 郭雅倩

  9月2日,中國紅十字會公布第48屆南丁格爾獎中國獲獎人員,慶陽市人民醫院重癥監護室護士長脫亞莉獲得這一獎項。南丁格爾獎作為國際榮譽,被譽為護理界的“諾貝爾獎”,目前中國有83人、甘肅僅有3人獲此殊榮。

  一襲白衣,救死扶傷,燃起生命之火。脫亞莉就是這樣的白衣天使。工作26年來,她先后在慶陽市人民醫院小兒科、神經外科和泌尿科、新生兒科、重癥監護室工作,始終用關愛、汗水、溫情和真情救死扶傷、服務人民,擎起愛的火炬。

  在武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她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連續工作53天,參與救治患者278人,用實際行動為“醫者仁心”和“大愛無疆”做了最生動的注解。2020年9月,脫亞莉被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稱號。

  是病人的守護者 卻是女兒的“缺席者”

  1995年,剛入職時,脫亞莉在兒科上班。“在兒科最難的是扎頭皮針。”脫亞莉說,那時候沒有留置針,全部使用鋼針,而且小孩一動就容易漏針,又要重新扎。為了練好扎針,脫亞莉回家后用父親修理自行車用的“氣門芯”練習,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最終熟練掌握了扎針技能,這也為她以后的護理工作打下了堅實基礎。

  后來,脫亞莉被調至神經外科和泌尿科。這個科室多是危重急診患者,是醫院最忙的科室,那時候她很少按時下班。脫亞莉說,當時只要聽見救護車的聲音,就知道一定是科室來病人了,她們都會備好搶救物品,隨時準備給予病人及時救治。

  有一次脫亞莉上夜班,約莫凌晨1時許,醫院緊急接到一個受傷特別嚴重的病人,全身是血,只能看見眼睛在動。脫亞莉趕緊測量生命體征,血壓很低,脈搏細速,她趕快建立靜脈通路,快速補液。

  紗布、縫合包、消毒液、急救藥品……脫亞莉迅速準備好了一切,與大夫一起為病人縫合止血?p合時,她和大夫都保持著90度的彎腰姿勢,臉上的汗水不停地流,一直忙到早上8時多。“情況緊急,我們一直堅持到縫合完畢,最后幾乎都直不起腰了。”脫亞莉回憶,當時只能用雙手用力地按著腰,一步拖一步向前走。

  新生兒科成立的時候,因為有兒科工作經驗,脫亞莉就成了新生兒科第一批“元老”。因為科室剛剛成立,加上特殊的工作性質,加班加點、早出晚歸成為了常態。

  有一次,下午剛下班時,接到一個一氧化碳中毒的患兒,需要做高壓氧治療,一次高壓氧治療需要2個多小時,脫亞莉給患兒做完治療后匆匆趕回家,看見沒帶鑰匙的女兒已在樓道睡著了。抱著女兒,脫亞莉哭了。女兒很懂事,擦著脫亞莉的眼淚說:“媽媽,我知道你忙,我把作業都做完了,我一點都不餓……”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時多,發生汶川大地震,慶陽有明顯震感。病人紛紛從病房往外跑,脫亞莉則向病房跑,挨個檢查病房,檢查到一樓監護室的時候,發現一個患兒還在保溫箱里。她二話不說,和患兒媽媽裹起孩子,帶著氧氣袋踉踉蹌蹌地沖了出去。

  看著院子里焦灼的病人,本打算去學校接女兒的脫亞莉決定留下來幫忙。待大家進入病房后,已是晚上7時多。脫亞莉跑到女兒學校時,校門已經關閉。她跑回家,發現孩子蜷縮在飯桌下面。

  “當時,我責怪女兒不聽話,怎么敢跑回家,女兒哭著說‘其他娃娃都被父母接走了,你不來接我,老師等不住你,就讓我回來了;貋砟悴辉,我記得老師說桌子下面安全。’”說到這里,脫亞莉的眼睛濕潤了。

  脫亞莉女兒日記里有這樣一段話——“媽媽是一名盡職盡責的護士,是好多生病的陌生人眼中的英雄。每當我晚上醒來發現身邊不是媽媽而是爸爸時,我就知道她又去加班了。起初我很傷心,埋怨媽媽不愛我,心中只有‘病人’。爸爸告訴我這是她的職責,很多護士阿姨都是這樣的,慢慢地我就習慣了”。

  第一個報名出征疫線 臨危受命擔任“隊長”

  2020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段難忘的經歷,對于脫亞莉更是刻骨銘心。

  2020年1月26日,庚子鼠年大年初二。慶陽市征召援鄂醫護人員,作為全市唯一一個三級甲等醫院——慶陽市人民醫院率先行動。脫亞莉覺得自己在重癥監護室工作多年,業務上比其他人更熟悉,在處理危重病人和其他急難險重工作方面更有經驗。她第一個報了名。“你不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嗎?這是個嚴肅的事情,想好再決定吧。”醫院負責人說。“我想好了!”脫亞莉堅定地說。

  第二天中午1時許,剛回家的脫亞莉接到院里電話,通知兩點鐘乘飛機趕往蘭州,同甘肅省援鄂醫療隊其他隊員一同奔赴武漢。時間緊張,脫亞莉來不及收拾,只拿了幾件換洗衣服就趕了過去。

  與脫亞莉一起出征的還有6位隊員,在這些隊員里面,脫亞莉是最年長的一個,也是重癥監護室護士長,所以她被臨時確定為隊長。

  “你把大家都帶好,安全地帶出去,還要安全地帶回來。”

  “我一定會把他們平安帶回來的。”

  這是慶陽市衛健委負責同志和脫亞莉的一段對話。

  臨危受命,奔赴戰場,豪邁和悲壯撲面而來,很多隊員和家人在送別時都忍不住哭了。

  2020年1月28日,甘肅援鄂醫療隊抵達武漢。“我們到武漢時是下午2點多,偌大的機場只有幾個工作人員。街道上門店緊鎖,空無一人。大巴車廂內只有凝重的寂靜。”脫亞莉回憶著當時的場景,大家都深感責任重于泰山。

  到達駐地接受完集體培訓,脫亞莉又組織隊員反復練習了穿脫防護服。第二天,脫亞莉帶著隊員來到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后湖院區是武漢疫情集中暴發地,也是最早確診新冠肺炎的醫院,離華南海鮮市場很近,病人最多,醫護人員感染較多。

  在后湖院區,脫亞莉和隊員整體接管了一個病區。當天,她們負責的病區住了30多名病人。樓道里咳嗽聲此起彼伏,病人的情緒極不穩定。

  厚重的防護服,加上語言差異,脫亞莉她們和病人之間似乎有一張厚厚的隔膜。怎么樣才能舒緩病人精神壓力,撫慰他們的心情呢?脫亞莉反復思索著。“我突然想起飛機上送的祝?ㄆ,我就想給每一位患者也制作一張卡片,寫上一兩句話,用心與他們溝通,也許能給予他們一些信心和力量。”脫亞莉回憶著當時的心理活動。

  脫亞莉撕下日記本的紙,制作了32張卡片。每張卡片上寫著——“病友,您好!您一定要堅持,一定要配合,您一定行,我們會盡力救治您的。甘肅援鄂醫療隊”

  她把一張張卡片送給病人,一一握住他們的手,握緊拳頭,表示加油,并大聲說:“我們不會放棄你們的!”那時候,許多病人都哭了。

  看著防護服上的名字,很多病人豎起大拇指說:“脫亞莉‘大夫’,你們是來救我們的,謝謝你們!謝謝你們!”

  一張小小的卡片,看起來微不足道,但對病人來說,卻成了一劑良藥,消減了他們的焦慮、恐懼和悲觀,就像給生命中注入了希望。

[1]  [2]  [3]  下一頁  尾頁

版權聲明

為加強原創內容保護,日前,甘肅日報、甘肅日報報業集團各子報、甘肅新媒體集團各平臺已將其所有的版權統一授予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進行保護、維權及給第三方的授權許可。即日起,上述媒體采訪、拍攝、編輯、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圖片、攝影、視頻、音頻等原創作品,文創產品、文藝作品,以及H5、海報、AR、VR、手繪、沙畫、圖解等新媒體產品,任何機構、媒體及自媒體未經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許可,不得轉載、修改、摘編或以其他方式復制并傳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關內容,請致電0931-8159799。

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

舒兰市| 桃江县| 汤阴县| 文山县| 揭西县| 文登市| 察雅县| 兰溪市| 巴青县| 普定县| 芦山县| 炉霍县| 屏东市| 宜都市| 嘉荫县| 扎囊县| 肇东市| 民县| 明光市| 富源县| 灵丘县| 弋阳县| 嘉禾县| 舞阳县| 缙云县| 永丰县| 海盐县| 闻喜县| 石楼县| 高雄市| 莎车县| 荔浦县| 大城县| 洞口县| 鸡东县| 六枝特区| 乌什县| 沂水县| 耒阳市| 大英县| 小金县|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